56.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安监被告了,安监输了

摘要: 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安监被告了,安监输了

10-11 08:13 首页 ABC安全

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桂1422行初8号

原告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所在地址河北省衡水市景县广川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李向国,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斌,广西广天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所在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城中镇兴宁大道东原汽车大修厂五楼。

法定代表人农猛吉,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颖恒,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东乐,广西东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金属公司)因不服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宁明县安监局)安全生产行政处罚一案,于2016年7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7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2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于2016年8月8日组织原、被告进行了证据交换,送达了证据清单副本,并于2016年8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世纪金属公司委托代理人刘斌,被告宁明县安监局的法定代表人农猛吉及其委托代理人黄颖恒、黄东乐等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世纪金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向国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宁明县安监局于2016年5月10日对原告世纪金属公司作出(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该《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5年9月10日16时,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发生一起高处坠落造成1人死亡的生产安全事故。由于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未能认真履行安全生产监管职责,对施工现场管理不到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以上事实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依据《生产安全事故罚款规定》(试行)(国家安监总局令第13号)第十四条及第十八条的规定,决定给予原告作出罚款人民币贰拾万元(¥200000元)的行政处罚。到期不缴纳罚款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

原告世纪金属公司诉称,一、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本次事故发生与原告无关,死者龙飞雄的死亡原因是受到电击所导致并不是因高处坠落导致;二、被告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错误,被告在处罚决定中并没有列明原告具体违反了哪一条法律规定;三、被告行政处罚违反法定程序。请求法院撤销被告于2016年5月10日作出的(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

原告世纪金属公司向本院提供的证据、依据:(1)疾病证明书,××证明对死者龙飞雄的诊断是:“因电击伤于2015年9月10日17时40分,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被告认定龙飞雄系高处坠落导致死亡与事实不符。(2)现场照片,证明事故发生的杆塔上有其他单位私自架设的电线缠绕在上面,死者的真正死亡原因是被其他单位的电线漏电电击死亡,并不是被告认定的所谓“对施工现场管理不到位导致事故发生”。(3)(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证明被告作出本案被诉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宁明县安监局辩称,一、(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认定事实清楚;二、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正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宁明县安监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1)关于9.10事故的情况汇报,证明那堪镇党政办于2015年9月10日18时接到电话来电称:龙飞雄于当天下午16时在四寨村委会附近的移动通信塔作业坠落,经那堪卫生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事实。(2)(宁)安监管立(2015)1号立案审批表、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5年12月8日)、(宁)安监管处呈(2015)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5)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201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罚(200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回字(2016)第(1)号文书送达回执、(宁)安监管听告(2016)1号《听证告知书》、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6年5月4日)、(宁)安监管听告(2016)2号《听证告知书》、(宁)安监管处呈(2016)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2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催(2016)1号《罚款催缴通知书》、国内挂号信函收据两份(一份收件人姓名为李金池,一份收件人姓名为李向国),证明宁明县安监局对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案立案查处和作出处罚的程序和实体合法的事实。(3)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登记信息、安全生产许可证、资质证书,证明被处罚单位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主体合法的事实。(4)中国铁塔广西分公司2015年通信铁塔采购项目框架协议,证明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壮族自治区分公司与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签订《通信铁塔采购项目框架协议》,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向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购买通信铁塔设备等相关设施,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将设备送到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指定地点及承担此项目的工程施工、工程现场管理等事项的事实。(5)《宁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9.10”事故调查小组的通知》(附件:《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的调查报告》附“9.10”事故调查小组人员名单、《拉线塔基施工和铁塔安装合同》、《安全施工、工程承包责任书》、现场照片),证明原告将所承接的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工程分包给崇左区域通信塔安装队队长刘青云,后刘青云又将该项目分包给龙飞雄,而刘青云、龙飞雄均是没有任何资质的小工头,这是一起由于项目工程违法层层发包,施工人员龙飞雄违章作业,施工单位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不履行安全监管职责而引发的生产安全事故的事实。(6)《宁明县人民政府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结案的批复》,证明宁明县政府同意《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的调查报告》对事故原因和性质的分析和对事故有关责任人处理意见的事实。(7)韦武、王峰庆、黄礼军、黄爱永、黄世勇、覃春燕、黄志达、孙春峰、黄日平、杜勋良、刘方宁、何爱娜、刘青云、党彬正、蓝吴承询问笔录、刘青云和蓝吴承身份证复印件,证明2015年9月10日16时00分,在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村委会办公楼前的移动通信铁塔施工中,龙飞雄不慎从5米高处的铁塔坠落,坠落时头部触碰面包车后尾箱车门而致伤死亡,事故发生后,施工企业没有向政府报告事故,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将该项目分包给崇左区域通信塔安装队队长刘青云,后刘青云又将项目分包给龙飞雄施工的事实。(8)《关于“9.10”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高处坠落死亡的调查情况说明》、《关于何文勇户电表后线路于电信、联通基站信号发射塔塔挂现场电能数据的检测报告》,证明塔挂在铁塔上面一条裸露导线为零线,不带有危险电压,火线符合绝缘安全,没有漏电现象。何文勇户电表后线路停电状态下和带电状态下,所塔挂的基站信号发射塔无电压的事实。(9)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机构代码证,证明农猛吉是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法定代表人的事实。本院依法调取以下证据:

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与龙飞雄妻子廖少英于2015年9月11日签订的赔偿协议书,证明原告向龙飞雄家属赔偿人民币七十七万元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各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如下:

(一)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依据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关于“9.10”事故的情况汇报,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说原告迟报不是事实,被告于当日18点就接到电话了,且当时因死者的具体死亡原因不明,要求原告将安全生产事故上报不现实的。对证据(2)(宁)安监管立(2015)1号立案审批表、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5年12月8日)、(宁)安监管处呈(2015)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5)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201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罚(200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回字(2016)第(1)号文书送达回执、(宁)安监管听告(2016)1号《听证告知书》、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6年5月4日)、(宁)安监管听告(2016)2号《听证告知书》、(宁)安监管处呈(2016)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2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催(2016)1号《罚款催缴通知书》、国内挂号信函收据两份,对这些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当时死者的死亡原因不明,就认定为是高空坠落死亡,属于安全生产事故是错误的,死者是从五米高处坠落不足以致其死亡,原告未曾收到本案被诉行政罚款决定的处罚告知书和听证告知书。对证据(3)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登记信息、安全生产许可证、资质证书,无异议。对证据(4)中国铁塔广西分公司2015年通信铁塔采购项目框架协议,无异议。对证据(5)《宁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9.10”事故调查小组的通知》(附件:《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的调查报告》附“9.10”事故调查小组人员名单、《拉线塔基施工和铁塔安装合同》、《安全施工、工程承包责任书》、现场照片),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结果有异议,对死者死因没有作出具体结论,不能确定是高空坠落死亡,对证据(6)《宁明县人民政府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结案的批复》,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对其证明内容不认可,其内容不是事实。对证据(7)韦武、王峰庆、黄礼军、黄爱永、黄世勇、覃春燕、黄志达、孙春峰、黄日平、杜勋良、刘方宁、何爱娜、刘青云、党彬正、蓝吴承询问笔录、刘青云和蓝吴承身份证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询问的程序有意见,调查询问工作人员应该是要两××以上,对于卫生院的询问笔录连记录员都没有了,而调查人员只有一个,证实的内容也有异议的,卫生院出具的证明说明是龙飞雄是电击猝死。对证据(8)《关于“9.10”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高处坠落死亡的调查情况说明》、《关于何文勇户电表后线路于电信、联通基站信号发射塔塔挂现场电能数据的检测报告》,有异议,认为与事故发生有关系的部门来做的检测结果没有公信力的,卫生院的证明也作出了是电击伤的结论。对证据(9)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机构代码证,没有异议。(二)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依据质证意见为:对原告的证据(1)疾病证明书,对其合法性和关联性都有异议,这份证明是应原告的要求出具的,是医生根据××的主观判断,和原告的安全生产事故没有关联性。证据(2)现场照片,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对于关联性有异议,电线和本案没有关联性,如果原告严格按照安全生产要求进行监管到位就不会发生这事件。证据(3)(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无异议。

原告、被告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一)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依据认证情况: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疾病证明书,因死者龙飞雄未进行尸检,也无其它证据佐证证明龙飞雄因“电击伤”导致死亡,对于该证据,本院不予确认。(2)现场照片,可证实本案事故现场的有关情况,本院予以确认。(3)(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可证实被告于2016年5月10日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依据认证情况:

(1)关于9.10事故的情况汇报,可证实本案事故的发生及那堪镇党委、政府当日向宁明县政府进行了汇报。(2)(宁)安监管立(2015)1号立案审批表、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5年12月8日)、(宁)安监管处呈(2015)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5)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201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罚(200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回字(2016)第(1)号文书送达回执、(宁)安监管听告(2016)1号《听证告知书》、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6年5月4日)、(宁)安监管听告(2016)2号《听证告知书》、(宁)安监管处呈(2016)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2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字(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催(2016)1号《罚款催缴通知书》、国内挂号信函收据两份(一份收件人姓名为李金池,一份收件人姓名为李向国),因该证据中的立案审批表(宁)安监管立(2015)1号、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5年12月8日)、(宁)安监管处呈(2015)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告字(2015)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字(201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罚(200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告未依据这些证据材料对原告作出处罚决定也未向原告送达,对此,本院不予确认;对于证据(2)中的(宁)安监管听告(2016)2号《听证告知书》、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2号《行政处罚告知书》,这些证据因被告未向原告送达而是邮寄给了李金池,对此,本院不予确认;对于证据(2)中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回字(2016)第(1)号文书送达回执、(宁)安监管听告(2016)1号《听证告知书》、行政处罚集体讨论记录(2016年5月4日)、(宁)安监管处呈(2016)1号案件处理呈批表、(宁)安监管罚字(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宁)安监管催(2016)1号《罚款催缴通知书》、国内挂号信函收据两份(一份收件人姓名为李金池,一份收件人姓名为李向国),这些证据证实被告对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案立案查处和作出处罚所经过程序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3)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登记信息、安全生产许可证、资质证书,可证实被处罚单位河北世纪金属结构有限公司的主体资格合法,本院予以确认。(4)中国铁塔广西分公司2015年通信铁塔采购项目框架协议,可证实本案中龙飞雄所进行施工的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是原告承接的施工建设项目,本院予以确认。(5)《宁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9.10”事故调查小组的通知》(附件:《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的调查报告》附“9.10”事故调查小组人员名单、《拉线塔基施工和铁塔安装合同》、《安全施工、工程承包责任书》、现场照片)。可证实宁明县政府组成调查小组对本案事故进行调查,并可证实原告将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的施工建设项目工程分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刘青云,后刘青云又将该项目分包给龙飞雄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6)《宁明县人民政府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结案的批复》,可证实宁明县政府对《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的调查报告》作出批复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7)韦武、王峰庆、黄礼军、黄爱永、黄世勇、覃春燕、黄志达、孙春峰、黄日平、杜勋良、刘方宁、何爱娜、刘青云、党彬正、蓝吴承询问笔录、刘青云和蓝吴承身份证复印件等证据中的2015年9月18日对韦武的询问笔录因无韦武签字确认及2015年9月18日对黄永爱的询问笔录因无其它证据佐证证明龙飞雄因“电击伤”导致死亡,本院不予确认外,其它证据可证实2015年9月10日下午16时00分,龙飞雄在对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村委会办公楼前的移动通信铁塔施工中死亡的事实,并可证实原告将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的施工建设项目工程分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刘青云,后刘青云又将该项目分包给没有施工资质龙飞雄,龙飞雄在施工的过程中没有配戴安全帽和系带有安全绳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8)《关于“9.10”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高处坠落死亡的调查情况说明》、《关于何文勇户电表后线路于电信、联通基站信号发射塔塔挂现场电能数据的检测报告》,可证实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信号发射塔及何文勇户电表级供电线路在通电、断电的情况下,基站信号发射塔均没不带有电压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9)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机构代码证,可证实被告的身份情况,本院予以确认。对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本案中死者龙飞雄所进行施工的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是原告承接的施工建设项目,原告在承接上述施工建设项目后,将该项目施工建设工程分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刘青云,刘青云又将该项目分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龙飞雄,2015年9月10日下午16时00分,龙飞雄在对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进行施工过程中死亡,那堪镇党委、政府当日向宁明县政府汇报该事故,后宁明县政府成立“9.10”事故调查小组对龙飞雄死亡事故进行调查,事故调查小组在调查后于2015年9月28日作出了《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的调查报告》向宁明县政府进行请示,宁明县政府于2015年11月17日作出《宁明县人民政府关于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9.10”事故结案的批复》对该调查报告进行了批复,认为龙飞雄死亡事故属于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被告于2016年3月8日分别作出(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罚(2016)1号《听证告知书》,告知原告因其施工管理不到位,导致1人死亡的生产安全事故而对原告作出罚款人民币30万元的行政处罚,原告在收到《行政处罚告知书》、《听证告知书》后向被告提出异议,认为其在事故发生后,原告已向死者的家属赔偿了人民币77万元,被告应当对原告不予处罚或减轻处罚。之后,被告经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决定对原告作出罚款人民币2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将(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2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宁)安监管听告(2016)2号《听证告知书》以挂号信方式邮寄送达给了李金池,原告未收到。被告于2016年5月10日作出(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对原告作出了罚款人民币20万元的行政处罚,被告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了原告。原告不服,于2016年7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于2016年5月10日作出(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协调,被告于2016年9月28日自行作出了《关于撤销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1号等行政行为的通知》,以适用法律及程序上存在不当为由,决定撤销2016年3月8日、2016年5月4日、2016年5月10日作出的(宁)安监管罚(2016)1号、(宁)安监管罚(2016)2号、(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等行政行为。

另查明,龙飞雄在对宁明县那堪镇四寨村电信、联通基站铁塔进行施工过程中未按规定配戴安全帽,也未系带有安全绳。

本院认为,《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二款:有关机关应当按照人民政府的批复,依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对事故发生单位和有关人员进行行政处罚,对负有事故责任的国家工作人员进行处分。该《条例》第四十三条第一款“本条例规定的罚款的行政处罚,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等规定,被告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作为宁明县安全生产工作综合监督管理部门,具备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责,但被告于2016年5月10日作出的(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

在处罚程序方面,根据《安生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被告在作出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时,应当向原告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听证告知书,告知原告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以及依法享有的进行陈述、申辩和依法提出听证要求等权利,但被告却将上述两份告知书送达给了李金池,导致原告并没有收到该两份告知书。经核实,李金池系原告的股东并不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是李向国,被告错误的送达行为,使原告本应享有的陈述、申辩和依法提出听证要求等权利没有得到保障,故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

在适用法律方面,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然而该法第十八条分列有七项,第二十二条规定也分列有七项,均各自规定了不同的处罚依据。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在适用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规定时并没有说明原告违反了两条法律规定中的哪一项规定,同时第十八条的规定是对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进行处罚的依据,并不适用于对生产经营单位进行处罚,属适用法律错误。

鉴于在本院审理本案过程中,作出判决之前,被告于2016年9月28日作出《关于撤销宁安监管罚告字(2016)第1号等行政行为的通知》,以在适用法律上、程序上存在不当为由,自行撤销了分别于2016年3月8日、2016年5月4日、2016年5月10日作出的(宁)安监管罚(2016)1号、(宁)安监管罚(2016)2号、(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等行政行为。对于被告自我纠正,自行撤销被诉行政行为的行为,本院予以认可。因本案被诉行政行为已不存在,原告又未向本院申请撤诉,本院再对被告的被诉行政行为判决撤销已无实际意义,因此,本院应依法判决确认该被诉行政行为违法。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6年5月10日作出的(宁)安监管罚(201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预交上诉费50元(开户名称:崇左市财政局,帐号:20×××13;开户行名称:中国农业银行崇左分行营业室),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农作江

代理审判员  岑 磊

人民陪审员  黄松云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黄润威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四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

(一)行政行为依法应当撤销,但撤销会给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

(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二)被告改变原违法行政行为,原告仍要求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

《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

第三十二条重大事故、较大事故、一般事故,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应当自收到事故调查报告之日起15日内做出批复;特别重大事故,30日内做出批复,特殊情况下,批复时间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时间最长不超过30日。

有关机关应当按照人民政府的批复,依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对事故发生单位和有关人员进行行政处罚,对负有事故责任的国家工作人员进行处分。

事故发生单位应当按照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的批复,对本单位负有事故责任的人员进行处理。

负有事故责任的人员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四十三条本条例规定的罚款的行政处罚,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决定。

法律、行政法规对行政处罚的种类、幅度和决定机关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

第十八条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应当填写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以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并送达当事人。当事人应当在收到行政处罚告知书之日起3日内进行陈述、申辩,或者依法提出听证要求,逾期视为放弃上述权利。

第三十三条安全监管监察部门作出责令停产停业整顿、责令停产停业、吊销有关许可证、撤销有关执业资格、岗位证书或者较大数额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应当组织听证,不得向当事人收取听证费用。

前款所称较大数额罚款,为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或者人民政府规定的数额;没有规定数额的,其数额对××罚款为2万元以上,对生产经营单位罚款为5万元以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

第一百零九条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对负有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除要求其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等责任外,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

(一)发生一般事故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二)发生较大事故的,处五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三)发生重大事故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四)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处五百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一千万元以上二千万元以下的罚款。



声明及联系方式

文、图、视频均源于网络,版权原作者所有

若有侵权,请联系,24小时内删除

非本平台观点,转发需保留相关信息

ABC安全出品 | 尽情分享朋友圈 | 转载请联系授权



喜欢请点赞 分享朋友圈 也是一种打赏


点击图片可关注战略合作单位。




首页 - ABC安全 的更多文章: